張柯:創新就是建筑師終身的職業追求

2022-11-09 作者:創始人 來源:創始人 瀏覽: 1 次

圖片

中筑華凱品牌創始人:張柯   圖片來源 / 文軒財經
10月20日晚間,張柯發了一個朋友圈:“感謝黃坤先生于睡夢中告知老作品再開新花,榮獲2022年度美國建筑大師獎。今早通過黃先生發來的鏈接,看到并有獲best of best(全部41類獎項中93個項目獲評),為辛苦中的ZZHK Architects稍加些許慰籍”。
這次獲獎對于張柯來說很鼓舞,正如他所言:“建筑師和建筑師團隊是需要用作品來立身”,作品獲獎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獲獎作品如意橋坐落于成都市高新區天府二街臨近劍南大道路口,華潤鳳凰城南側。天橋跨越天府二街,主橋正對大源中央公園綠道。
圖片
獲獎信息
也正是這一座橋銜接了這個區域的繁忙與快樂,車水馬龍的天府二街與劍南大道每天數以萬計的人從橋上來來回回,拍照留影。
張柯說,橋梁不僅只有樞紐價值,它還是社交場所、城市名片、商業熱點、展演空間等等。
熱愛可抵漫長歲月。
對建筑設計的熱愛讓他在這個行業不停的尋找樂趣,幾十年如一日,盡管目前城市建設的步伐稍微放慢下來,可供建筑設計師生長的土壤也沒那么肥沃了,但這依然抵消不了他對建筑設計的探索之路。
在樺彩路158號小竹林下的一張圓桌前,我們與張柯一起聊天,對建筑,對行業發展展開了一些討論,下面為對談的部分實錄:
Q
得知獲獎那一刻,心情如何?
張柯:當時的心理狀態正處于一個極度壓抑的狀況,因為對自己對團隊一直還比較樂觀,而且年初對新一年可能出現的困難也有預感和預動。但沒想到行業有這么難,如夢中發力,無論怎樣做功,那扇門怎么也打不開,有時明明已經坐高堂之上,房屋竟倏地消失了……那種希望能發一聲吶喊的憋氣的一種狀態。
正好那天想到年初報送出去的資料遲遲不見回音,還特意上網看了,沒有消息。凌晨一個朋友看到片斷的訊息就呼我。我是醒來之后才看見結果,而朋友經歷好一番操作,已將具體的信息鏈接發給了我。
Q
您在朋友圈說,這是首度嘗試參與國際知名獎項,參與國際評獎的初衷都有哪些?
張柯:建筑師和建筑師團隊是需要用作品來立身的。
ZZHKArchitects創立八年,從前年起開始參加專業評獎活動,首次參加的是成都創意設計周,二個入圍作品拿回來兩尊金熊貓獎杯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去年我們就想更進一步走出盆地,因此參加了廣州設計周,報送的另外兩個項目又都獲了優勝獎。那么今年我們就想嘗試看看自己能否在國際獎項上面有突破。
Q
獲獎作品如意橋,作為成都的一座網紅橋,您是如何讓這座橋和置身其中的人們產生共鳴的?
圖片
圖片來源 / 文軒財經
張柯:其實我個人不太喜歡網紅這個詞,用得越多好像也越來越不受待見了。我理解的“正確的”網紅應該是大多數人喜愛、認可,與作品共鳴自發地愿意與他人分享而形成傳播。

圖片

如意橋平面圖&立面圖,? 中筑華愷建筑設計
我們做這類創新設計,一直秉持在傳統美學的儀軌上去創作,通俗地講就是80%以上的受眾認可,也就是老百姓所喜聞樂見吧,這是我們創作的首要標準。
Q
從整個橋的設計到完成,大概用了多長時間?
張柯:這座橋ZZHK只做了造型創意方案,后端由中國市政工程西南設計研究總院深化完成施工圖設計。從最初創意生成到方案定稿移交深化設計團隊耗時達六個月,再到施工圖設計完成到橋梁建成又花了二年。
圖片
成都如意橋景觀設計 | 中筑華愷建筑設計 ? 存在建筑
Q
整個建筑過程是否有與我們分享的故事?
張柯:一是項目的建設過程中,一位設計師朋友就住在旁邊高層樓上,他總是定期拍過程照片傳我,因此我得以從鳥瞰視角看著現場叢一片荒地,怎么樣逐漸地塑造出一件城市藝術品。二是我一個同學,在建成亮燈的當晚,朋友圈發了幾張附近小區業主群自拍的夜景,照片中燈光被桿件過濾呈現出像肥皂泡一樣迷幻的半透明效果,美輪美奐。
Q
一座橋除交通的基本需求以外,您認為還需要通過建筑表達什么??
張柯:橋梁是交通的樞紐,以前更多強調的是功能性、安全性、經濟性,近年越來越重視藝術性。我以為,在景觀橋梁設計上,可以進一步挖掘和放大橋梁的樞紐價值,表達為社交場所、城市名片、商業熱點、展演空間等等。
Q
如意橋在外形設計上廣受好評,這一建筑靈感來自哪里?
張柯:最初設計創意原型命名為“自然的簫聲”,靈感來自音樂的婉轉流動和排簫桿件的長短韻律。成果呈現之后,業主點評說“像如意”,因此得名。
Q
修建橋梁的主要目的是服務于人,主要在于作為交通設施的橋梁是否足夠安全、便利和舒適;人們在審視欣賞橋梁這個存在于現實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中的構筑物時?如何從建筑上去刺激使用者的視覺感知?
張柯:這是一對矛盾,完全注重安全、便利、舒適,很難創新和突破。讓觀者眼前一亮乃至心聲鳴響,那一定是要足夠的新穎甚至奇特,這就需要在技術和藝術之間作選擇和平衡,而且設計的創新和突破與投資額度高度關聯,設計師務需通盤把握。
Q
成都作為一座公園城市,如意橋是如何與這一主題契合的?
張柯:公園城市強調的是生態自然、可持續發展,可以解讀為生機和活力。如意橋串聯了兩端的城市公園,也是綠道的一部分。在親民便民的同時,設計更多地是想創造一個高音節點,并在精神上傳達一種興奮和昂揚。無論是現場看到的表情還是朋友們轉告來的聲音,可以說,大家感受到了。
Q
未來您是否還會積極去參與一些國際評獎活動,您認為積極去擁抱變化和創新對于一個建筑師而言意味著什么?
張柯:受到這樣的鼓勵,肯定會繼續,選擇性地去參加一些獎項,把自己更多的作品送出去,尤其是建筑設計作品,畢竟市政橋梁設計始終我們的副業。在國際級的舞臺上去找差距,進步可以更快。
對于建筑師來說,創新就是生命的意義,理應是自己終身的職業追求。擁抱變化賦予建筑師生機與活力。
Q
您有喜歡的建筑大師嗎,為什么?
張柯:安藤忠雄算是我比較喜歡的啟蒙建筑師,他并不是建筑學出身,而是一名拳擊手,但是他游歷世界,博物多聞,所以他做出來的建筑就具有學院建筑師不易想到的新路子。他做小建筑很厲害,空間和場景的切割非常高超,在建筑和光的結合上也獨具一格,很多人喜歡的光之教堂就是把光作為建筑元素的一個杰出作品。